李世民为什么要砸毁魏征的墓碑 后来又复立?

二、有人给唐太宗举报,说魏征写的奏章都留有副本,私自交给史官记录,有一心留名青史的心思,让唐太宗心生不满,认为魏征故意博得清正的名声。因此,唐太宗后悔了,此时魏征已死,只能剥夺他的荣耀,不再让他的儿子享受高的待遇。

魏征这种慈父般的过火管束,在唐太宗眼里却成了一种挥之不去的“阴影”。当皇帝的在很多时候说了不算,反而要看大臣的脸色,这种长期逐步积累起来的压抑,总有一天就会像火山一样突然喷发,而魏征的“荐人失察”和“谏言外流”不过是唐太宗“悔婚砸墓”事件的导火索。贞观十八年,不听劝谏、一意孤行的唐太宗在攻打高丽受挫后,不由得发出了“魏征若在,不使我有是行也!”的长叹,立即“命驰驿祀征以少牢,复立所制碑,召其妻子诣行在,劳赐之”。人,总是在受到挫折后,才明白“忠言逆耳利于行”的真谛,皇帝也不例外。

魏征比唐太宗大了20岁,虽然唐太宗为了彰显自己一代明君,实现大唐的繁荣昌盛,给予了魏征足够大的进谏权,但是皇帝毕竟也是人,也是有感情的人。不管是在国家大事上,还是私生活中,魏征都像一位父亲一样,在唐太宗耳边唠唠叨叨的不断教诲,根本没有顾忌到皇帝的颜面。

唐太宗并不是真心喜欢和相信魏征。他对魏征的许多谏言,表面上虽然接受了并且也这样做了,但一些时候并非发自心底。这是李世民作为政治家的一种政治姿态,他只是为了自己的皇权利益而不得不任用魏征,又不得不忍受魏征诸多一针见血不讲情面的进谏。他以对魏征的宽容来树立自己的政治形象。尽管他见解都是正确的,但是主子就是主子,臣子就是臣子,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挑战天子的威严,这是李世民积怨旷久而导致魏征死后受辱的深层原因。

以上两点原因有一定道理,但究其原因,还是魏征生前多次的“直言进谏”,使唐太宗积累了很多的“怨愤”,推到墓碑只不过是唐太宗在魏征死后长期心理压抑的一种发泄而已,借用两个导火索很正常。

唐太宗是历史上少有的开明君主,为了开创大唐盛世的局面,为了实现千古一帝的梦想,所以他给了魏征“无限话语权”,让魏征时刻提醒和劝谏自己。在国家大事上,魏征像一位元老,旁征博引,口若悬河,好像在教诲一个没有主见的幼主;而在皇帝私生活上,魏征像一位长辈,苦口婆心,声泪俱下,更像是在教育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据史料记载,魏征在为唐太宗效力的十七年内,有史藉可考的谏奏前后达二百余次,内容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等诸多方面,甚至连皇帝的私生活都要管上一管,很多时候都让唐太宗下不了台。

有人分析有如下两个原因:

唐太宗李世民和魏征,一直被看作是历代贤君直臣的楷模,是李世民标榜自己广纳谏言的招牌。魏征活着的时候,唐太宗把他当作“镜子”,主动结成亲家;魏征去世的时候,唐太宗“废朝五日”,亲笔撰写碑文。然而魏征尸骨未寒,唐太宗就出人意料的变了卦,不但下旨解除了衡山公主和魏征长子魏叔玉的婚约,而且一怒之下竟然亲自砸掉了魏征的墓碑。

人啊,总是在受到挫折后,才明白忠言逆耳利于行的真谛,皇帝也不会例外。

魏征比唐太宗大20岁,如果放在时下,就是“60后”与“80后”的关系。年龄上的差距,代沟上的隔阂,意见上的分歧,必然会造成二人之间的冲突。魏征在呕心沥血的同时,却忽略了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皇帝也是人,皇帝也有自己的主张、理想、爱好和私生活。唐太宗那种与生俱来的好奇心,标新立异的开拓劲,以及自由生活的做主权,在很多时候都受到了魏征的干涉和阻扰。难怪有一次唐太宗守着长孙皇后的面大骂魏征:“早晚有一天,朕非杀了这个庄户佬不可!”能把“从谏入流”的唐太宗逼到这个份上,魏征的进谏确实过了头。

这样的一种君臣关系,让唐太宗心理产生了“阴影”,自己的想法有时候还得看大臣的脸色,积累久了,自然会爆发。而魏征的“荐人失察”和“谏言外流”不过是唐太宗“悔婚砸墓”事件的导火索。后来唐太宗果然受挫折,贞观十八年,唐太宗一意孤行,不听劝阻,攻打高丽失败,回来的路上灰溜溜的说:“要是魏征在,不会让我有此次行动啊。”长叹一口气,下令重新给魏征立碑,赏赐魏征的夫人家眷。

对于唐太宗这种“雷人”的异常举动,有人认为是魏征生前大力举荐的杜正伦、候君集接连落马,伤了唐太宗的心;也有人认为是魏征曾将自己记录的与太宗一问一答的谏诤言辞,拿给负责编写起居录的褚遂良作参考,犯了唐太宗的忌。这两种说法固然有一定的道理,但究其根源却是因为魏征屡次过火的“犯颜直谏”,使唐太宗产生“逆反心理”,推到墓碑不过是唐太宗因为长期受到压抑而表现出来的一种歇斯底里的发泄。

一、魏征生前曾极力向唐太宗推荐杜正伦和侯君集,夸赞说这二人均有宰相之才,唐太宗听从了魏征,提拔两人。后来这两人牵扯到太子李承乾谋反,杜正伦被流放,侯君集下狱被杀。魏征是难辞荐人的责任,导致唐太宗心理很不痛快。

太宗对魏征的容忍是有限度的,在忍无可忍的情形下,几次忿忿地说出“早晚有一天要将魏征杀头”、“我恨不得杀了这个乡巴佬”等话来,多次有过置魏征于死地的想法和杀机。《资治通鉴》有这方面的记载。如果不是魏征死在了侯君集案之前,结局还真是无法预料。

加上年龄的代沟,很多时候魏征管的过于宽了,没有站在皇帝的角度去思考,一旦唐太宗有任何想法,稍不如魏征的意,都会干涉阻挠一番。根据史料记载,魏征在唐太宗身边的17年间,有史料可查的谏言至少有二百多次,内容包含政治、经济、文化等,还有对皇帝私生活也要说上几句,让唐太宗经常下不来台,甚至当着长孙皇后的面大骂魏征:“我早晚有一天,要杀了这个乡巴佬!”

自古当皇帝的希望成为一代明君,做臣子的希望自己成为一代贤臣,中国历史上明君贤臣的典范不多,唐太宗和魏征算得上最为着名的一对。

在魏征活着的时候,唐太宗把魏征比喻为自己的“镜子”,恩宠有加,“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是唐太宗对魏征的最高评价,被后人津津乐道。魏征去世之后,唐太宗把亲自给魏征写的碑石推到,把碑文磨灭,还下令解除魏征长子魏叔玉和衡山公主的婚约。前后差别如此之大,是为何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