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战神”兰陵王:戎马一生,留下传奇飘扬

在中国的历史上有这样一个朝代,它被夹在三国两晋和隋唐的中间,本该是收这些朝代的影响而被人孰知,然而它却因此被埋没在历史的尘埃里,那个时代烽火连天,英雄辈出,充满了诗意和悲情,他就是——南北朝的兰陵王。

公元564年,北方草原的突厥和黄土高原的北周对北齐发动进攻,北齐重镇洛阳被北周十万大军团团围困,北齐武成皇帝急忙调集军队前去解围。在洛阳城外,北齐援军发动了一次次进攻,都被北周军队击溃,眼看就要面临全军覆灭的境地。这时,受命为中军将的兰陵王戴着“大面”,身穿铠甲,手握利刃,率领五百精骑,奋勇杀入周军重围,势如破竹,一直杀到洛阳城下。守城的北齐军队被困多日,不敢贸然开门,兰陵王摘下面具,城上的北齐军立即欢呼起来,打开城门,与城外大军合兵一处,奋勇杀向周军,周军大败。《北齐书》书载:“芒山之败,长恭为中军,率五百骑再入周军,遂至金墉之下,被围甚急,城上人弗识,长恭免胄示之面,乃下弩手救之,于是大捷。武士共歌谣之,为《兰陵王入阵曲》是也。”

“我忠以事上,何辜于天,而遭鸩也?”——《北齐书·高长恭传》

兰陵王的光辉不光是在武艺上,兰陵王最让人尊敬的是他爱兵如子,《北齐书》上记载:“虽一瓜数果,必与将士共享之”,同时史书上还有这样一个故事,一次,高长恭入朝,仆人们都走散了,只有一个人跟在身边。高长恭回来后,谁也没有责罚;史书上,还有一个类似的故事,兰陵王初到瀛州时,行参军阳士深上表告发高长恭贪赃枉法,高长恭因此被免官,等到进攻定阳时,阳士深也在高长恭的军营中,他很害怕高长恭会借机杀了自己。高长恭听说此事后道:“我本来就没有这种想法。”便找一个小过失,打了阳士深二十板子,让他安下心来。

导读:兰陵王是北朝时期文武兼备、智勇双全的名将。有的说他“有胆勇,善战斗”,有的说他“勇冠三军,百战百胜”。这表明,他的英勇善战绝不仅是因为戴着狰狞的面具。光靠威吓,肯定是吓不退敌人的,关键还是他自身有超越常人的战斗本领。狰狞的面具,只是为他的神勇无敌增添了一抹传奇的光环。兰陵王一生参加了大大小小无数次战役。其中广为传颂的一次就是历史上着名的“邙山大战”。

高长恭虽然没有得到重用,但他一直都没有忘记磨练自己。在任兰陵郡王之后,不管是战略战术、军队管理还是关注民生、贴近百姓,他都做得很好。高长恭很清楚,如今的天下不允许自己柔弱无能。中原地区北齐与南陈、北周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虽无大战,但彼此都在虎视眈眈。而北部的库莫奚、东北的契丹国、西边的山胡、西北部的柔然部族都是危险的地雷,经常骚扰边界,必得时时提防。

图片 1

为此,高长恭安慰他说:“吾本无此意。”可阳士深心中仍不踏实,非要央求惩罚。高长恭只好找了一个小过失,打了阳士深二十板子,好让他安下心来。《北齐书》还记载了他一个非常“平民化”的动人细节。说一次他上朝时,跟随他的“仆从尽散,唯有一人,长恭独还”,事后高长恭竟不以为意,“无所谴罚”。

图片 2

又有史书记载:周军“丢弃营寨,自邙山至谷水,三十里中,军资器械,弥满川泽。”正是这次大捷,使得兰陵王威名远扬,北齐皇帝加封他为尚书令。兰陵王不仅骁勇善战、屡建战功,而且忠以侍上,和以待下,在士兵和当时社会中广有威名。北齐书记载:他“为将躬勤细事,每得甘美,虽一瓜数果,必与将士共之”。作为那个混乱王朝的皇亲国戚,能够做到没有架子、与将士同甘共苦确实难得。即使是对自己的政敌,他也能够做到宽厚以待。史载,当初长恭在瀛州时,行参军阳士深上表告发他贪赃枉法,长恭因此被免官。等到高长恭东山再起,引兵进攻定阳时,阳士深刚好在高长恭营中听命,因此非常害怕高长恭会借机报复杀害自己。

高长恭虽立了战功,升了官位,但他依然为人十分低调,也没有半点功高盖主的心思。他爱国如爱家,邙山一战,他为了国家兴亡丝毫未顾自己的性命。有官员送给他二十个妾女,他只收一个,他知道自己不能行越轨之事。他对国家和君王的忠心可谓天地可鉴。

由此可见,他平常对待下人,是非常宽厚仁慈的。在北齐那样“不把人当人”、动辄砍头杀人的疯狂时代,他宽厚仁和的一面独具风范,焕发着温暖的人性光辉,不由得让人心生敬佩。

北齐的皇帝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心理极其变态。高洋精神失常残暴荒淫,高湛贪图声色昏庸无道,后主高纬虽然没有前两位那么残暴,但也是心胸狭隘、心狠手辣。他的亲弟弟高俨曾在府里聚众闹事,嚷着要造反,虽然后来已经被摆平,但高纬已经记恨上了自己的弟弟。他几次三番想要害高俨,只不过母亲胡太后一直全力保护着,连吃饭都是胡太后先吃一口才敢让高俨吃。如此严密的防护也护不住高俨的命,挡不住高纬想杀弟弟的心。一次趁太后睡着,高纬派人砍下了弟弟的头。

图片 3

但天有不测风云,本来能成为北齐开国皇帝的父亲,却遭人杀害。父亲的横死,对高长恭的处世态度和性格形成的影响是深远的。虽然是自己的亲叔叔继位,但如高长恭般机敏,他知道自己是应该暂避锋芒的。所以他一直行事都十分低调,为人也很谦逊内敛,如此年少时他并没有得到任用。

“夜已央,天已亮,白昼隐没了星光,像我们都终将葬身历史的洪荒,入阵曲,伴我无悔的狂妄,入阵去
,只因恨铁不成钢”

对待自己的亲人都如此残忍,高长恭更要小心行事,他的手下相愿劝他,借抱病之由再不接战事,但国无良将,外患迭起,自己作为军人又怎能为了一己之私弃天下苍生于不顾。高长恭处在很为难的境地。输了,百姓受苦,君王怪罪;赢了,功高盖主,皇帝忌惮。可不管他如何小心翼翼,一言不慎,引起的皇帝的疑心是永远也消不去的。

高氏家族是靠军功起家的,所以崇尚武力的高氏皇族,最为重视军功和军事能力。高长恭若要在众多兄弟中脱颖而出,必要经历战争的洗礼,且要立下赫赫军功。所以他不断磨练自己的意志,加强自己的能力,毕竟“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勤于努力的人,只要自己做好了准备,机会来的时候就不会错过。

高长恭对曾对他落井下石的人的态度最能说明问题。阳士深曾告发他贪污受贿,导致高长恭被罢官。后来高长恭东山再起之时,等到他东山再起,阳士深整天都害怕兰陵王会杀了自己。但兰陵王却一直告诉他说:“吾本无此意。”可阳士深心中担心和愧疚并存,央求兰陵王给予他惩罚。高长恭只好随便找了他一个小问题,打了他二十板子,只为让阳士深放心。一言不慎,引昏君猜忌赐毒酒

不过四百多字的史书记载,于历史长河仅是沧海一粟。可兰陵王凭借其战场上的一世英名、忠君爱民的人格魅力,名留青史,更是受到民间百姓的广泛传颂。作为中国古代十大美男子之一,兰陵王除了俊美的相貌之外,他的英勇善战、忠诚事君、爱兵爱民的品格最为人敬仰。有无数的文学和影视作品刻画了兰陵王的形象,丰富了他的故事,但他的传奇人生要比影视作品更为戏剧化。

兰陵王的面具

高长恭在影视作品中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他的面具。他上战场时都会戴着一副极为恐怖的面具,以遮掩自己过于柔美俊俏的面容。高长恭的面容姣好是有明确的史书记载的。《北齐书》上说他“长恭貌柔心壮,音容兼美”。这样看来,他的长相太过柔美,不适合在战场那种血雨腥风的地方出现,也不足以威慑敌人。正因如此,高长恭带兵打仗时都要佩戴专属于他的面目狰狞的面具。勤于磨炼,关键时刻一战成名

——《入阵曲》五月天

兰陵王

图片 4

高肃,字长恭,是文襄帝高澄的四儿子。他祖父是北齐政权的奠基人,东魏的一代权臣高欢。高长恭长在富贵人家,从小便收到了良好的教育,虽然他的父亲高澄安于享乐,溺于声色,但对儿子们的管教还是很严格的。高长恭从小学骑射、读经书、练刀剑、听乐舞,可以说是全面发展了。

离开也好,这样的天下有什么可值得他留恋的呢?戎马一生,征战沙场,身上多少伤痕都经受过了,多少苦也吃过了,却死在自己忠心侍奉的君王手下。何等悲哀,也是何等无奈。

后来不管兰陵王再怎么努力,也打消不了高纬的疑心了。高纬派人给高长恭送来了一壶鸩酒,高长恭悲愤地哀叹道:“我忠以事上,何辜于天,而遭鸩也!”他的妻子郑氏还劝他面见皇上解释解释,但高长恭想起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重臣老将斛律光,无缘由地被后主引诱入宫,被人用弓弦残忍地勒死,如今毒酒已经送上门来,做什么都是无用的。于是他长叹一声:“天颜何由可见”,遂将鸩酒一饮而尽。万念俱灰的高长恭就这样选择了有尊严地离开人世。

公元564年,北周联合突厥对北齐重镇洛阳发起进攻,洛阳城被十万大军围困。时任北齐皇帝的高湛调遣军队前去迎战。他派出兰陵王高长恭、大将军斛律光,后又调派太师段韶与之会师。在洛阳被围得水泄不通的情况下,高长恭率领五百骑士,英勇得突出重围,深入敌后,打得周军一个措手不及,北周将士见势急忙撤围遁去。这场兰陵王一战成名的战役就是著名的“邙山大捷”。士兵们为了赞颂兰陵王的英勇善战,特创作了《兰陵王入阵曲》,这都成为了高长恭名扬天下的证明。兰陵王得到皇帝的青睐,晋升为尚书令,由此登上了北齐的政治舞台,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人美心善,忠以事上宽以待下

影视剧中的兰陵王贵胄之后,相貌堂堂不可一世

有一次高纬与高长恭谈及当年的邙山之战,高纬说:“入阵太深,失利悔无所及”。高长恭听了心生感动,没想到皇弟如此关心自己,他情由心生,发自肺腑地说道:“家事亲切,不觉遂然”。这一激动不要紧,倒让这位心思深重的后主疑心起他来,家事?谁跟你是一家?你是不是把我的国当你的家了?莫不是要取而代之?

图片 5

图片 6

《北齐书》中还写道,“为将躬勤细事,每得甘美,虽一瓜数果,必与将士共之。”高长恭爱兵如子,事必躬亲,为人宽厚仁慈,深得士兵们的敬重和爱戴。也许是由于身份特殊,也许是自己尝尽了世态冷暖炎凉,所以高长恭虽贵为王胄,却很宽以待下。

兰陵是北齐的一个郡名,在如今江苏徐州附近。乾明元年,21岁的高肃被封为徐州兰陵郡王。年纪轻轻的高肃如何就可以成为一郡之主,这还要从他的出身说起。

相关文章